oh, great. 又来。本博不会再更新了。

巨鲸,我的母亲

一 扁

技师学徒门凸尔走进屋里,发现老技师卡圈正在研究自己还没做好的机器。门凸尔还没想到如何实现他心中的那个关键结构。

卡圈另一侧的眼睛也看见了门凸尔,这个年轻小伙的发热带越来越明显了,不久之后就可以开始求偶交配了。“怎么样,说了什么?”老技师问。

“大消息!”门凸尔高兴地舞动着二号主肢,“会有一尊巨鲸陨落,先知已经知道具体位置了。”

“要迁徙了啊?”

“说是二十天后出发。”门凸尔的四条附肢也舞动起来,这是他将经历的第一次大迁徙,所以非常兴奋。

“肯定会有其它国家和我们争抢。”

“不用担心,我们国家可不会输。”

“你们这些年轻扁。”老技师没再继续说,开始谈论他徒弟构想...

Recently

Recently

我的足迹很单调
我的食物很单调
我的生活很单调
我的心情很单调

想认识很多姑娘
和她们做爱
Slowly
Gently

塑像

在中国与缅甸交界处的森林边上,有一个叫做青木镇的地方,人口不多,但这十年来随着边境口岸贸易和朝圣旅游业的发展而日益欣欣向荣。我到达那个镇子的时候天正快要黑下去,路旁的树木变成了暗淡天空前的黑色剪影,在凝视着来来往往的人到这里寻找意义或者自杀。

我并不想要自杀,何况在密林深处自杀也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来这里的原因是现在人们在网上传播生命大师再度现身的消息,甚至有些真假难辨的照片说是在密林深处拍摄到的生命大师的印记,有悬挂在瀑布前面的螺旋形彩虹,有飞行在空气之中的白色鲤鱼,有不断流动变换的色彩斑斓的多面体结构……甚至还有一个人说自己在不慎跌入一个深坑之后被一个稻草人救了出来。这些传言...

What are you?

毕业三年

在知乎上看到问题“毕业三年后你混得怎么样?”,浏览了一下别人的经历,便也想不着重点地写写自己,因为归结起来,似乎也找不到重点。

2014 年,我从一所工科大学的工科专业毕业,现在已经差不多三年了。这大概三年来,我换过五次工作,其中还没有一个工作真正做到过一年时间,不过目前正在做的这个工作很快就将打破这一纪录,但即便如此,我也已经在考虑新的计划了。一则或许因为大概终于积累一点点资本,也由此稍微多了一些信心;二是因为对前景的困惑——这或许是一贯以来的症状,大概只有发疯或者死亡才能消解;三是因为梦之国的国王邀请我去做客,说是要把女儿介绍给我——反正我也一直单身地想着妹子,便想去看看公主长...

爱情激活口令

在豆瓣阅读上发布了一篇小说《爱情激活口令》,首周可免费领取阅读,欢迎点评:https://read.douban.com/ebook/30570619/ 

Ps:自己涂鸦的封面没用上 & 前面三个评分是我(表达我自己的满意程度)和朋友刷的,不具有参考价值。